【女警的秘密任务】(06-07完)【作者:一个人】   另类小说 
字数:70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李萌来的别墅已经快一个月了,可调查依旧毫无进展,反倒是她心里那嗜血虐杀的欲望越发强烈,每当看见奴隶被自己折磨时那痛苦的样子她都会觉得格外兴奋,特别是自己的高跟靴将奴隶的小弟弟踩在脚下的时候。

  「妹妹呀,你在想什么?」戴着天使面具的女人换上了一身紧身黑色的皮衣皮裤,显得性感诱人,脚蹬一双黑色的高跟靴,手里牵着一条细长的链子,在链子的那头是一个四肢着地浑身赤裸的男孩。

  女人翘着二郎腿优雅的坐在了李萌的身边,男孩乖巧的跪伏在她脚边,像条极力讨好主人的小狗一样用脸去蹭女人的靴子。可男孩的目光依旧时不时的瞟向李萌那里。

  李萌今天一改平日里冷高的打扮,伸出一件印有骷髅头的短袖,浑圆坚挺的臀部被白色超短裤包裹着,修长的美腿上是一双半透明的黑丝袜,小巧玲珑的玉足踩在一双黑色的平底短靴里。

  「姐姐,今天怎么想起玩小孩了?」李萌总觉得这个女人是极度危险的,那是一种直觉,每次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李萌极力想掩饰自己的不安,找着话题和女人交谈着。

  女人将自己的高跟靴跟伸进男孩的嘴里,男孩一脸享受的吮吸着,女人笑着拍了拍李萌的手,淡淡的说道:「他是我儿子,怎么样?很听话吧?」

  虽然想过无数个结果,可当听见女人如此平淡的说出来还是让李萌心里猛地一抽。女人将高跟靴跟从男孩的嘴里抽了出来,从一旁拿起一颗红色的药丸,塞进了男孩的嘴里。李萌知道那药丸是可以让奴隶欲望得到无限激发的东西,她冷眼旁观着接下来的事。

  果然,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男孩的呼吸就变得浑浊了,他死死地看着女人和李萌的鞋子,带着哀求的眼神看着两位美女。

  「姐姐你好狠啊!这可是你儿子啊!」李萌不禁感叹道。

  「这有什么?他这样不是很快乐吗?就这样一辈子生活在我脚下。」女人的靴子抵住男孩的下巴,男孩贪婪的伸出舌头想去舔舐女人的靴子,可无论他怎么努力,舌头也不能舔到女人的高跟靴。

  李萌饶有趣味的看着,然后开口问道:「姐姐,要不然小妹和你一起来调教你这不听话的儿子?」

  虽然是询问的口气,可李萌的脚却悄然伸到了男孩的胯下,带着深深花纹的靴底慢慢的将男孩那坚挺的小弟弟按压在了自己脚下,玉足轻点,就像是踩刹车一样慢慢地刺激着男孩的小弟弟!

  「舒服吗?我的靴子踩在你小弟弟上?」李萌的高跟靴就像是踩刹车一样,一松一紧的踩踏着男孩的小弟弟,因为药物的关系,男孩的小弟弟异常的坚挺,透过自己的靴子,李萌能够感觉得到被自己踩在脚底的那小弟弟不甘的蠕动,既然是妄图用小弟弟将李萌的玉足顶起!

  「嗯~~~~嗯~~~!」男孩只是觉得小弟弟上一阵酥麻,李萌靴底的花纹不停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啪』的一声,女人给了男孩一耳光,冷冷的说道:「没规矩的东西,还不快谢谢主人。」

  男孩连忙说道:「谢谢主人用高贵的靴子踩踏奴隶卑贱的小弟弟,感谢主人赏赐奴隶一耳光。」

  「怎么样,我把他调教得很听话吧!」女人的语气依旧没有丝毫的情感,李萌却像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她要看看,那个隐藏在面具之下的女人到底可以有多铁石心肠。

  「姐姐,那妹妹我就不客气了,如果我要是不小心把他踩死了,姐姐你可不要怪我啊!」李萌看不见女人的表情,只能透过她说话的语气来判断,她努力的分析着女人每一个细微的语气变化,希望借此来探究她的内心。

  「一个奴隶而已,妹妹你随意。」

  男孩的命运就在两位女王的对话中被决定了。

  李萌的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玉足依然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男孩因为吃了药丸,也配合着李萌玉足的扭动身体,让自己小弟弟上的刺激更加强烈。
  「小奴隶,你可不乖啊!」李萌对于那些自作主张的奴隶是很反感的,于是她那踩在男孩小弟弟上的玉足狠狠地一扭!深深地花纹带来的是撕心裂肺的痛!
  「啊主人,贱奴绝对服从您的命令,您就是我的主人!求求你了,饶了我吧!」虽然嘴里这样说着,可小男孩还是被欲望控制了,忍不住的继续摩擦着李萌的靴子。

  「贱狗,舔鞋!要好好的舔,不要光说,我要看你的行动,要不然主人一会会用高跟靴踩烂你的狗嘴。」这个时候戴着面具的女人开口说话了,说完,她翘起二郎腿将高跟鞋靴伸到男孩的嘴前。

  男孩本就跪伏在女人的脚下,用双手捧着靴子底舔起她的高跟靴来。在他舔靴子的过程中,不时听到两位主宰他命运的女王欢乐的笑声。

  他的舌头不断的在女人那原本就很干净的高跟靴上舔舐着,等他把她的两只鞋都反复舔了多遍,而在这个过程中男孩的小弟弟已经膨胀到了一个骇人的地步,我看了看陈黎的高跟鞋,鞋面已经被舔干净了。

  李萌冷眼旁观着母亲调教儿子,儿子给母亲舔靴子的一幕,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只见她慢慢地把自己的靴子伸到了男孩嘴边,开口说道:「用你的嘴把我的靴子脱下来,主人赏你卑贱的小弟弟被我高贵的丝袜玉足踩踏。」

  「谢谢主人赏赐!」男孩爬到了李萌脚下,熟练的用嘴把她的高跟靴脱了下来,然后那一双被黑丝袜包裹着的完美玉足带着一股独属于少女的香汗在靴子里发酵而成的味道诱惑着男孩匍匐在她脚下。

  「躺下去,等待着我玉足的蹂虐!」李萌宛若女神一般发出了自己的命令。
  男孩顺从的躺在了她的脚下,李萌慢慢地抬起那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脚,其中一只脚踩到了男孩的脸上:「好好闻主人的脚上的味道,我要你一辈子都记得这种味道!」

  男孩努力的在她的脚下呼吸着,享受着来自她脚上的诱惑。突然,她的另一只脚伸到了男孩的两腿之间,那绝美的诱惑带着女神的体温将男孩的小弟弟踩在脚下,也就是在他一愣的时间,李萌的玉足已经踩到了他的小弟弟上。

  「主人,我………」

  男孩话还没说完就被李萌用脚堵住了嘴,顿时,那诱人的味道蔓延在男孩的鼻息间,充斥着他的身体,也更加刺激了男孩的小弟弟。

  「主人的玉足是不是让你更加兴奋啊!」李萌要用语言继续调教男孩,说着李萌踩在男孩小弟弟上的那只脚快速的碾动着男孩的小弟弟,那原本就快要到达极限的小弟弟在李萌的脚下慢慢地屈服了,伴随着李萌玉足的碾动,男孩开始不断的呻吟着,身体也开始有些颤抖了。

  「快出来,我要把它踩出来!」李萌一边踩着一边说道。她的玉足踮起,用力的朝下碾踩着男孩的小弟弟。脚趾还不安分的按压着。

  终于,在李萌玉足的不断蹂虐下,在那绝美的黑丝玉足下,男孩小弟弟里汹涌的喷出了一股股浓浓的精华。滚烫的乳白色精华源源不断的喷到了李萌的黑丝袜玉足上。

  就在男孩还沉浸在喷出精华的快感中的时候,女人那毫无感情的声音传来:「卑贱的奴隶,你的精华没有资格喷到主人的玉足上!」

  说话的正是戴着天使面具的女人,只见她抬起玉足,那泛着金属光泽的高跟靴跟对着男孩那坚挺着的,还残留有丝丝精华的小弟弟就踩了下来!

  尖利的靴跟毫不费力的顺着尿道进入了男孩的小弟弟,男孩只是感觉到一股舒爽,冰冷的鞋跟和火热的小弟弟产生了强烈的对比,那种感觉让男孩忍不住想要喷出一大股精华来!可女人的靴跟却只是不断的刺激他,让他想喷不能喷!
  进入男孩小弟弟里的高跟靴跟就像是一条残忍的钢针一般,女人的动作很舒缓,慢慢的她的鞋跟完全没入了男孩的小弟弟里。

  「姐姐,你……」李萌疑惑的问道。

  「妹妹,你用你的脚去玩弄他的子孙袋。」

  李萌心里已经清楚女人想要干什么了,甜美一笑后把那还沾染着精华的玉足挪到了男孩的子孙袋上,柔滑的丝袜慢慢地抚摸着男孩的子孙袋,顽皮的脚趾玩弄着子孙袋里的蛋蛋,还不时的用圆润的脚跟摩擦着男孩的子孙袋。在这样的刺激下,男孩体内的精华已经被完全激发出来了。

  「喷出来吧!」女人突然大叫一声,猛的拔出了自己的高跟靴跟,顿时,男孩的身体猛的抽搐了起来,一股精华就像是喷泉一样从他小弟弟里喷了出来。
  火热的精华落下,女人和李萌的身上都沾染了不少,两人默契一笑,双双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男孩,两双玉足同时朝着男孩那已经疲软的小弟弟踩去!
  「主人,饶命啊!」

                大结局

  泛着血红的月光下,跑车带着嚣张的轰鸣声打破了郊区夜的平静,刺眼的灯光照耀在地面上,前方隐隐约约有个小黑点,伴随着汽车和那个小黑点越来越近,那个影像也越发的清晰,那赫然是个人,一个竭尽全力却已然筋疲力尽的人。
  那人挣扎着用手在地上爬着,身后的跑车速度不减,竟然是直直地对着他而来,轰鸣声越来越近,那人也越发的绝望,终于,一阵碾压骨头的声音传来,那人的双腿已然是被汽车轮胎压烂了。

  「啊!!!」悲鸣般的哀嚎响彻大地,那已经离开的跑车却又调转车头对着那人疾驰而来………

  局长办公室里的电脑上显现出这样一段画面,那是李萌传回来的,在画面的最后是一双漆皮的高跟靴抬起无情的对着人头跺下!画面结束,局长的嘴里也发出一声低吟,他从胯下拿出了一双黑丝袜,上面还粘有他刚才喷出的精华。
  这个时候一条短信发到了局长的手机上:「她很不错,三天后收网。『与此同时,在别墅里,一切显得有些异样。

  身穿白色连衣裙的李萌脸上没有了往日的那份冷傲,性感的黑丝袜透过及膝的裙摆依旧若隐若现,很是诱人,小巧玲珑的玉足被一双白色的帆布鞋包裹着,今天的李萌又变成了往日那个宛如邻家少女的女孩。

  在李萌的身边站着的是那个让人捉摸不透的戴着天使面具的女人,她今天一如往常的是一身黑色女王装搭配着那双漆黑的及膝高跟靴,靴子前端是五厘米的水晶质地防水台,尖利而危险的靴跟就那样安安静静的被她踩在脚下。

  「妹妹啊,姐姐带你去地下室看看可好?」女人宛如空灵一般的声音响起,虽然女人是声音很好听,可每次都让李萌有一种压迫感,这种感觉让李萌很不舒服。

  没等李萌回话,女人牵着李萌的手把她往地下室带去。穿过阴冷封闭的通道眼前赫然是六位被绳子绑着强迫跪在地上的奴隶,他们的眼里充满了不甘与愤怒。而更让人感到诡异的是他们那硕大坚挺的小弟弟全都摆放在他们面前的那个位置刚刚好的凳子上,宛如一条条放在菜板上的黄鳝,随时可能被踩烂!

  女人招呼着李萌朝前走两步,抬起玉足将那双高跟靴直接踩在其中一个奴隶的小弟弟上,高跟靴的防水台部分死死地把奴隶的小弟弟踩在脚下,女人慢慢的扭动脚踝,高跟靴底那深深的花纹带着蚀骨的舒爽包裹了奴隶的小弟弟。

  「妹妹不玩玩吗?你的帆布鞋踩在他们的小弟弟上那感觉应该会很不一样吧?难道妹妹你还在顾及自己警察的身份?」

  李萌听见女人这样说心里猛地一抽,却也不动声色的笑道:「姐姐可真会开玩笑!」说完那双绝美的玉足带着帆布鞋踩到了其中那个幸运的奴隶小弟弟上,只不过李萌却是一脚踩下然后另外一只脚离得,整个人的重量完全施加在踩在奴隶小弟弟上的那只脚上!直接把奴隶的小弟弟踩扁了!

  「妹妹你可真狠啊,不过就这样玩弄他的小弟弟可不好玩,要慢慢的来玩,要让他们生不如死,在我们脚下痛苦的哀求我们绕了他,然后狠狠的虐杀他们!这样才有趣不是吗?」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扭动玉足,奴隶的小弟弟在她的脚下享受着那蚀骨的舒爽,奴隶的嘴里也发出了呻吟之声,女人的确很厉害,她可以让奴隶爽到天堂,也可以瞬间让他们生不如死!

  李萌心里还在盘算着刚才女人话里的意思,她以为女人还是不相信她,在诈她。李萌完全没有意识到那个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小弟弟的异样,奴隶的身体已经微微颤抖,李萌的玉足下一般人是坚持不过几分钟的。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被李萌踩在脚下的小弟弟瞬间喷出了一大股精华乳白色的精华顺着李萌的鞋底就喷了出来,李萌秀眉微皱,直接在奴隶的小弟弟上踮起脚尖整个人就站在奴隶的小弟弟上,眼神里一丝狠毒一闪而逝,那踮起的玉足原地缓慢的扭动着,奴隶嘴里发出一阵如野兽般的哀嚎。

  「啊!」李萌享受着奴隶小弟弟在自己脚下慢慢消逝的感觉,扭动的玉足既然是活生生的把奴隶的小弟弟给扭了下来!

  奴隶整个人仰面倒下,下体喷出的鲜血就像是喷泉一样。李萌冷冷的看着奴隶痛苦在地上翻滚着,挣扎着,整个脚缓缓的落下,奴隶那还在蠕动的小弟弟还被她踩在脚下!李萌不慌不忙的看着旁边的一个奴隶问道:「你说我残忍吗?」
  「不,我不知道……,求,求求你了,饶了我吧!」奴隶已经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浑身瑟瑟发抖,可眼睛依旧死死地盯着李萌那沾染上了丝丝血迹的帆布鞋。

  李萌玉足轻点,从这个凳子上跳到另外一个凳子上,帆布鞋就挨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轻轻地碰了碰,半蹲下身来言语中带着无限诱惑的说道:「想不想被我的帆布鞋揉虐啊?我的帆布鞋踩在你小弟弟上的感觉一定很舒服吧?你看看你那红肿的小弟弟,快回答我!」

  奴隶瞥了一眼旁边那个凳子上已经被李萌踩烂的小弟弟摇了摇头,回头又看见李萌那双绝美的帆布鞋又点点头。

  「妹妹,你可真会玩啊!我还以为你们警察都是心慈手软的人,可没想到妹妹你居然这么残忍!」

  女人说话间抬起了踩在奴隶小弟弟上的高跟靴,在奴隶的小弟弟得到解放的瞬间有狠狠地踩下,着一松一紧间奴隶就受不了了,身体微微颤抖着,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精华,刚刚好正对着女人的高跟靴跟喷了过来,女人也不恼怒,那平静的面具下嗜血的面容是谁也看不见的。继续扭动玉足,用高跟靴底去摩擦着奴隶的小弟弟,另外一只玉足则是抬起,用高跟靴跟对着奴隶的子孙袋踩了下去!
  李萌装作没听见女人的话,可她心里此时早已慌乱,她在盘算着自己如果和女人面对面的对打到底有几分把握。

  李萌这样想着在她脚下的奴隶可就舒服了,李萌的帆布鞋不经意间已经踩到了他小弟弟上,因为心里有些不安,李萌的玉足不安分的扭动着,她的帆布鞋底慢慢的摩擦着奴隶的小弟弟,更刺激的是她的帆布鞋前端直接踩在奴隶的小弟弟根部,将奴隶的小弟弟踩到了他子孙袋上,那种感觉更是妙不可言!

  「不要多想了,你知道的,我的高跟靴是特制的,可以当做武器来用的,如果你也穿着和我一样的高跟靴,那我们俩的胜负五五开,但是你现在穿的是帆布鞋,你没有机会的。」

  「啊!!」一声哀嚎从女人脚下传来,她那尖利的高跟靴跟顺着奴隶的小弟弟根部直接踩进了他的子孙袋里,在这种刺激下奴隶猛的喷出了体内的精华,浓浓的精华如水流一般喷涌而出,喷到凳子上到处都是。

  「看吧,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女人将高跟靴抬起,奴隶的小弟弟和子孙袋完整的穿在她的高跟靴跟上,不甘心的小弟弟还在喷着精华。而奴隶早就疼得晕死了过去。

  女人优雅的甩了甩高跟靴,奴隶的小弟弟顺着就掉到了地上,女人抬起高跟靴用前端的防水台一脚踩下,只听『噗』的一声,奴隶的蛋蛋已经成为了女人脚下的一滩烂泥,乳白色的精华混合着黄色的蛋蛋残骸从她的靴底流了出来。
  「怎么样?就像我这样无所顾忌的虐杀奴隶你一定也很喜欢吧!」女人走到李萌的面前,伸出芊芊玉手轻抚着李萌的秀发,继续说道:「你一定不知道吧,我当年也是卧底,只不过到了最后我把这个黑道组织变成了我自己的产业,而那个你要找的黑道大哥其实早就是我脚下的一个奴隶而已!」

  李萌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女人,她想说些什么,可总觉得又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是默默地看着女人。这可苦了被李萌把小弟弟踩在奴隶了,他强忍着小弟弟上的那股酥麻感,不敢喷出精华来,只能憋着,只觉得小弟弟和子孙袋就快被那滚烫的精华撑爆了!

  女人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当年我也是被派来卧底,而当年的那个人其实是个抖M,他很喜欢看我用高跟靴虐杀奴隶,他也在我的诱惑下成为了我的奴隶,不过有一次我没防备,怀上了他的儿子,就是你看见的那个小男孩,现在我已经累了,我想把这个产业交给你,我只想带着儿子远走高飞,你还年轻,可以借助这个势力建立属于你自己的地下王国,你可以成为决定他人命运的女王!就和我一样!」

  女人平静的说完后李萌的心里却波涛汹涌了,她看着女人又看了看那被自己踩在脚下可怜巴巴望着自己的奴隶,嘴角勾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看着女人说道:「那我要怎么做呢?」

  「戴上我的面具就可以了。」女人从一旁也拿出了一个和她一样的天使面具,对着李萌继续说道:「以后你就是我,而警局的那个李萌已经死了。」

  李萌接过面具,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戴在了脸上,透过面具上那漆黑的小孔看出去,世界仿佛都在她脚下!

  「来吧,你将有幸成为第一个被我踩出精华的奴隶!好好的享受吧!」戴上面具的李萌声音也发生了些许变化,那是一种毫无感情的语气,冷冰冰的,却又格外诱人!

  李萌的帆布鞋踮起,将奴隶小弟弟根部死死地踩在脚下,左右碾动一会,用自己的帆布鞋底去摩擦刺激奴隶的小弟弟,然后将后脚跟放下,整个玉足将奴隶的小弟弟踩在脚底,继续摩擦着,最后翘起玉足,用帆布鞋跟踩在奴隶的尿道口,前后摩擦着。

  「快喷啊!要不然我把你小弟弟踩烂再让你吃了!」李萌的玉足快速的摩擦着奴隶的小弟弟,丝毫不顾及奴隶的小弟弟已经被她的帆布鞋磨破皮的事情,只是觉得那根被踩在脚下的小弟弟很有弹性。

  「对,就是这样,妹妹,这样你才能够镇得住他们,记着,要更加残忍的对待他们!」

  「啊!……!!!!」奴隶浑身猛烈的颤抖着,李萌的玉足朝上微微抬起,一股滚烫的精华顺势喷出,就在奴隶还沉浸在喷出精华的舒爽中时,李萌的玉足跺下,直接把奴隶的小弟弟踩扁,那股精华戛然而止,奴隶的尿道口还残留着精华。

  「求我,求我让你卑贱的小弟弟喷出精华来,求我把你小弟弟踩烂!」李萌踮起玉足狠狠地碾踩着奴隶的小弟弟。

  「求求你,踩死我吧!」

  「这可是你求我的,那我就大发慈悲满足你吧!」李萌装作很为难的样子说道。

  李萌跳了下来,奴隶的小弟弟没有了压迫顿时四下喷出那积聚了很久的精华,李萌将奴隶拖了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奴隶看不见那冷酷的天使面具里的绝美脸庞,只能是小心翼翼的跪着。

  猛的,李萌玉足抬起,帆布鞋的前端精准的踢到了奴隶的小弟弟上,巨大的压力迫使奴隶的小弟弟喷出了一股精华,不偏不倚,刚刚好喷到了李萌的帆布鞋上,还有一点粘到了李萌的黑丝袜上。

  「妹妹呀,以后还是穿高跟靴来玩他们吧,要不然那脏东西会玷污了你的鞋子和脚的。」

  李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抬起玉足对着奴隶的小弟弟一脚接着一脚踢过去,可以看见奴隶的子孙袋和小弟弟都被她踢得红肿了!

  「姐姐啊,奴隶的精华用来给我们的脚美容是最好不过的了,你也可以试试啊!」

  话音刚落,就看见李萌的玉足拼尽全力的踢了过去只听见『噗』的一声,奴隶的蛋蛋已经是被她踢烂了!

  「把他们的蛋蛋踢烂混合的精华用来给脚美容我以前就试过,效果很不错啊!哈哈哈!」

  李萌一脚把奴隶踢翻,帆布鞋无情的碾踩着奴隶的小弟弟和子孙袋,玉足就像是磨盘一样研磨着奴隶的下体,要把里面所以的东西全都榨出来!

  女人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看着那个女孩戴上面具成为了日后将世界踩在脚下的女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