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过了高考,大学就是天堂   校园小说 

熬过了高考,大学就是天堂



  初入校园的时候,心里满满的都是期待。

  老师们总是说熬过了高考,大学就是天堂。

  事实也确实如此,即使到了现在在大学的那四年时光依然是他心中最美好的回忆。

  在球场上挥洒的汗水,和室友们逃课去网吧里通宵开荒,还有宿舍楼前那一片在盛夏里绽放的油菜花海,都是那么的让人难以忘怀。

  说来好笑,刘辉的初恋也是从大学时代开始的。

  第一位女友是他的学姐,在学生会的纳新仪式上他很容易的就从人满爲患的教室里一眼看到了她。

  说来其实她并不算是绝对的美人,小小的身量并不高,只有160左右,脸蛋上也有着零零散散的雀斑。

  但终归瑕不掩瑜,她的肤色仿如牛奶一般的白腻,脸型也是刘辉最爲喜欢的鸭蛋脸。

  瘦削的身形,更突显出了她胸前的饱满,虽然不大却是十分的挺拔,不自觉地就会让人想入非非。

  纤细的小腰不盈一握,紧身的牛仔裤更是将臀部和腿部那玲珑的曲线勾勒得清晰无比。

  从第一眼看到她开始,刘辉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把她追到手。

  之后更是苦思良久,那个时候的刘辉还太过青涩,根本不清楚该怎么样对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孩子发起追求。

  终于在几经波折之后从学生会那里打听到了她的手机号码还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做尹璐,在经过了一番思想准备之后才鼓起勇气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学姐你好,我是一名大一的新生。从纳新仪式上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被你惊艳到了。我能冒昧的问一下,我们能交个朋友么?」短信发出之后,刘辉可以说是把肠子都快悔青了。

  还「冒昧的问一下」,这是什么狗屁话啊。也不知道她看见之后会笑成什么样子。

  可我并没有等待太久,很快的就收到了回覆的短信:「你是谁?我们认识么?」她似乎很警惕,想来也是,莫名其妙的收到一个陌生人的短信,还一上来就要和人家交朋友,换成谁能没有顾虑。

  但事已至此覆水难收了,刘辉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聊下去。

  又是大段的短信介绍了一番自己的情况去打消她心里的疑惑,至少证明自己不是个骗子而是真的只是个想要追求她的学弟。

  发出之后却是长久的等待,刘辉在心里已经做好了首战不利的准备。

  就在他即将绝望的时候,手机却是再一次的想起了短信铃声。

  刘辉急不可耐的拿起手机查看着短信的内容:「嗯,我们毕竟还不认识,对彼此也还都不了解。我想你还是应该先把注意力放在学业上。」这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拒绝了,可刘辉心里却没有想象中的失落。

  石沉大海才是最可怕的,只要她还肯回复就代表着一切依然有希望。

  刘辉带着心里燃气的希望又回覆了短信,但并没有要死缠烂打非要求个机会。

  张弛有度的道理在心里早已根深蒂固,虽然实战经验是0,但这么多年的理论储备却从没间断过。

  先是聊了一些关于学习上以及当年选专业的考量,又向她了解了不少关于学生会的事情,双方你一言我一语聊的倒也还算愉快。

  就这样靠着短信交流居然已经不知不觉的聊到了熄灯的时间,刘辉觉得差不多时机已经算是成熟,便又发起了最后的攻势:「谢谢了学姐,多亏你让我了解了不少关于学生会的事情,我现在很有把握能够入选了 了表达谢意,我想明晚请你吃顿饭以示感谢。」

  短信发出后心里打起了鼓,如果再次遭到拒绝恐怕日后就真的无望了。

  但并没有等待太久:「可是我明晚要参与准备迎新晚会的彩排,恐怕要到很晚了。」

  虽然她有些推拒,可言中之意并不决绝仍有转圜的余地,刘辉明白这个时候就不能在讲什么绅士风度了,需要表现的强势一些:「没关系,我现在时间很充裕,多晚都可以等的。」

  「这……那好吧。但饭还是我来请吧……」

  刘辉很清楚她话里的言外之意,她这是觉得自己拒绝了追求,所以想由她来请这顿饭以表达歉意。

  但这对于刘辉来说就无所谓了,他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见面的机会而已。

  「明晚见。」

  并没有过多的回覆,简短的回了三个字之后刘辉心里的一颗大石总算落了地。

  怀着满腔的兴奋在牀上辗转反侧,设想着明晚见面的场景,良久方才入睡。

  终于熬过了白天,刘辉满心期待的等在彩排教室的门口等待着学姐。

  看着她不慌不乱的指挥着彩排,心里倒是对她更加深了几分的佩服。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彩排才终于结束,刘辉笑盈盈的站在门口看着尹璐。

  尹璐走出教室门口,一眼就看到了等候在外的刘辉,很快就确定了这就是昨晚和她发短信的那个学弟。

  「不好意思,让你等了很久吧。」

  「没有,我也是刚到而已。」

  「你和我想象的差距好大啊。」

  「哦?那你以爲我是个什么样子?」

  「嗯,我想象中你应该是个瘦瘦小小的戴着眼镜的人,因爲你给我发的短信感觉你好像还蛮青涩的。」

  刘辉心中暗暗叫苦,果然最开始发的那条短信是一大败笔啊。

  但他却不知道的是,如果一上来就表现得像是个把妹高手一样,或许他也就得不到这次见面的机会了。

  尹璐的家庭非常保守,她从小接受的教育也是如此,所以对于莫名其妙表达好感的男生一向非常警惕。

  但此时看着傻愣愣戳在她面前的刘辉却只是觉得这个小学弟还挺可爱的。

  她看着刘辉180的身高,略显瘦削的身材和那分明的五官高挺的鼻梁,突然觉得这个男孩子其实还是蛮帅的倒也不是不能考虑下交往看看。

  「小璐,一块去吃饭啊。」

  几个和尹璐相熟的女生和她打着招唿。

  「不了你们去吧,我今晚另有安排了。」

  几个女生笑盈盈的看了刘辉一眼,又神神秘秘的向尹璐投去了一个眼神,嬉笑着走远了。

  尹璐却是被她们弄得面色有些羞红了。

  毕竟和一个不认识的人还是学弟一起吃晚饭这还是第一次。

  「我们走吧。」刘辉注意到了尹璐此时的尴尬,出声说道。

  「嗯。」

  尹璐点了点头,跟在刘辉的身后向着开在校园里的小餐馆走去。

  简简单单的一顿饭两个人愣是吃了将近两个小时,谈笑彦彦相谈甚欢。

  两个人都是经济学院的学生,男女寝室也都在相连的两栋宿舍楼,饭后刘辉也就自然而然的把尹璐送了回去。

  在途径男寝室楼下的时候,在高楼层的一个寝室窗口突然响起了一个嘹亮的口哨声。

  刘辉很清楚,高楼层住的都是高年级的学长,吹口哨的那个人也明显是在看着他们两个,想必是尹璐的同班同学了。

  「呦,小璐,交男朋友了啊。」

  几个男生争先恐后的涌到窗边,看着并肩而行的两个人不住地起着哄。

  说话声最大的那个以前也曾经追求过小璐一段时间,但小璐却是多次的婉拒了他。

  整整三年她都是单身的状态,大家也都曾经在四下里议论过猜她该不会是个拉拉。

  此时的小璐抿着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眼前的状况。

  刘辉擡起手轻轻地搂住了小璐的肩膀,嘴角挂满笑意擡起头给了楼上一个示威的眼神。

  窗口几个起闹的人一看此情此景都闭了嘴。

  小璐则在刘辉的怀抱中一路走回了寝室楼下。

  「今天……谢谢你啊。」

  小璐向着刘辉道谢。

  「嗯?啊。不客气。明天……还一起吃晚饭?」刘辉并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今天聊得确实很开心,他觉得能有这么一个朋友也算是不错的。

  毕竟平日里都是和寝室里的兄弟们在一起,都是羣臭老爷们偶尔也需要感受下来自女性的温柔。

  他们班里的女生说实话长相大多属于惨不忍睹的程度,刘辉可没有兴趣去和那样一些恐龙交朋友。

  小璐却是微微有些犹豫,不过经过了短暂的思考之后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整整一个月过去了,刘辉时不时地和尹璐发着短信谈天说地,要么就是叫上兄弟几个和小璐一起晚上吃个饭。

  直到有一天夜里小璐再也憋不住了,她把刘辉叫到了楼下要找他问个清楚。

  小璐见了刘辉也不说话,拔腿就沿着路向着体育馆走着。

  刘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只能跟着她。

  两个人就这么寂静无言,一会功夫就走到了体育场旁的那片荒地旁边。

  小璐看了看四下无人,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了。

  「刘辉,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小璐似乎喝了一点酒说话有点醉醺醺的。

  「啊?这……朋友啊。」

  「就只是朋友而已么?!那我们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你觉得我们就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么?」

  刘辉有点傻眼了。

  当初说不交往只做普通朋友的人不正是你么。怎么现在倒反问起我来了。

  「你难道就一点……一点都没有想过让我做你的女朋友么?」鬼才没想过啊!

  刘辉此时对于尹璐的心思是再清楚不过了,哪还用再多说些什么一把将小璐搂在了怀里。

  他狠狠地吻上了小璐的唇,小璐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有些被吓到了。

  她的双手竖起抵在了刘辉的胸膛上,整个人都被刘辉箍在怀里没有了动作。

  她感觉自己快要被吻的窒息了。

  刘辉却是不管不顾的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小荷的嘴里,品尝着她那香滑湿软的小舌头。

  小荷的嘴里不住地传出「呜呜嗯嗯」的舒服的呻吟声。

  吻了好一会刘辉才意犹未尽的把自己的嘴移开,小荷嘴里被吻出的口水津液都拉成了丝挂在两个人的嘴角上。

  刘辉被弄得更加的慾火焚身,嘴巴又亲上了小荷的耳朵,一双魔爪更是探上了小荷的双峯。

  「小荷,你的奶子好软啊,摸起来好舒服。」

  小荷哪曾听过这么让人羞耻的话,但偏偏又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舒服。

  「不要……不要在这里,我们……我们换个地方。」虽然小荷在心里面已经默许了即将要发生的事,可这毕竟是在室外,以她那相对保守的性格根本没办法接受把自己的第一次在这样的场景下交出去。

  两个人心急火燎脚步加快,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校外开了一间房。

  一进房门刘辉就把小荷扑倒在了牀上。

  他疯狂的吻着小荷,舌头在她的浑身上下不住的游走。

  嗯……嗯……嗯……

  小荷被他亲的意乱情迷,又加上酒精的作用更加的感到浑身舒爽。

  她的手探向刘辉的下体,抚摸着他那早已涨挺的龙根。

  刘辉的手上也不闲着,他把自己的裤子解开扒下自己的内裤又拽过小荷的那双嫩手就往自己的鸡巴上按。

  小荷开始还有稍许的挣扎,但很快的就屈服了。

  她的一双白嫩的小手套弄着刘辉的鸡巴,时不时的还挑弄一下刘辉的卵蛋以及鸡巴根子。

  刘辉整个人说不出的舒爽,女人的嫩手就是好啊,这可比自己撸的时候舒服多了。

  他凑在小荷的耳边轻声地说着:「宝贝,知道你摸的这是什么吗?」小荷口中吐气如兰,虽然她还是个处女,可是这方面的事情自己偷偷的其实也是了解过的,可是她有怎么好意思真的说出口。

  她只是用细不可闻的声音低低的回应道:「丁……丁丁……」「不对,这叫鸡巴,大鸡巴。来,告诉老公你想不想要啊?」「想……想要……」

  刘辉的手早已经不安分的伸进了小荷的内裤里,此时正抚摸着小荷的阴蒂。

  还是处女的小荷哪曾受过这样的刺激,整个身体像过电了一样,腰部和臀部不断的抖动着,双腿死命的夹紧。

  「想要什么?来,告诉老公,你想要什么?」

  小荷被这样强烈的刺激折磨得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她现在只感觉自己的阴道内无比的空虚极度的渴望有根什么东西可以马上插进去填补自己的空虚感。

  「要……要鸡巴,要你的大鸡巴。老公,快给我!快要了我吧!」刘辉再也忍耐不住爬了起来,吐了口唾沫在自己的手掌上,又胡乱的抹在了鸡巴上就朝着小荷的嫩穴插了过去。

  小荷此时也已经流出了不少的爱液,可是她身材那么娇小,处女的阴道就更加的紧实。

  刘辉发现自己只有龟头操进了小荷的嫩穴却是难以寸进,想要再多往前一点却感觉自己的鸡巴被勒得生疼。

  经历破瓜之痛的小荷自然是还要比他疼上百倍,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双手死命的抓住牀单。

  「疼……老公好疼啊……」

  刘辉虽然心急火燎,可看到小荷的那个样子还是不免要怜香惜玉的。

  他停住了自己的攻势,重又俯下身亲吻着小荷。

  「乖,不怕啊,放松一点就没那么疼了。」

  吻了好一会小荷渐渐的放松了下来,身体也逐渐的适应了刘辉那粗大的鸡巴插入自己身体的胀满感觉。

  刘辉眼看时机一到不再犹豫,屁股一用力把他那又粗又长的鸡巴整根插进了小荷的处女嫩穴里。

  紧仄逼人的舒爽感觉瞬间袭上了刘辉的大脑,被一团紧致、温暖、湿滑的内柔包裹着自己鸡巴的感觉实在舒服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啊……!!!」小荷痛得大唿出声,眼角都已经挂上了几滴泪水。

  她的指甲因爲疼痛都抠进了刘辉的后背,搞得刘辉也是疼痛不已。

  这倒不是他不懂得怜惜,恰恰相反,这样就只是痛一下而已,不然一点一点慢慢来的话搞不好弄上一晚上都没什么结果。

  刘辉深情的吻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小荷,指尖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娇躯,以此来安抚她刚刚经历过剧痛的身体。

  又过了一会,小荷终于从破处的剧痛中恢复过来,开始慢慢的感觉到一点舒服得感觉。

  她轻轻的摇动着自己的小翘臀开始享受起阴茎在体内抽插摩擦带来的舒爽感觉。

  刘辉笑意盈盈的看着小荷,直把小荷盯得俏脸绯红。

  「舒服么?」

  「嗯。」

  小荷俏生生的应了一声,声音细的比蚊子的叫声还要小。

  「那老公让你更舒服一些。」

  说罢,刘辉擡起身,把小荷的屁股擡了起来在下面垫了一个枕头。

  小荷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但紧接着刘辉的抽送让她感受到了无比的快感。

  刘辉的鸡巴在小荷那粉嫩的肉穴里进进出出,手还不停的在她的阴蒂上揉搓着。

  「嗯……嗯……啊……啊……啊……」

  小荷用手指堵着自己的嘴巴,可是舒服的呻吟声还是止不住的从嘴角冒出。

  刘辉眼看着小荷渐渐适应了自己粗大鸡巴的抽插开始加快了挺动的速度。

  刘辉狠命地操着,每一下都把鸡巴抽到小荷的嫩穴口随即又全根尽入直顶到花心上。

  此时的小荷已经被操的大脑中一片空白,牙咬着自己的嘴唇,手揉弄着自己的乳房尽情的享受着这让人慾仙欲死的快感。

  高潮一波接着一波,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她也希望不会停止。

  刘辉狠命的操了上百下,直把小荷操的娇唿连连,终于在小荷那紧嫩小穴的包裹下再也控制不住精关。

  他赶忙把鸡巴拔了出来,将精液尽数射到了小荷那平坦光滑的小腹上。

  刘辉贴心的掏出纸巾擦去了留在小荷娇躯上的精液,深情的给了她一个吻。

  「宝贝,舒服么?」

  「嗯。」

  小荷的脸上满是潮红,浑身上下香汗淋漓。

  又温存了好一会,刘辉趴下了牀点着了一根香菸钻进了浴室。

  他冲洗着身上的汗水,又将刚刚射过精液的下体仔细清洗了一番才又转回了卧室。

  此时的小荷看上去已经睡了,刘辉踮着脚步轻轻的躺会了牀上。

  其实小荷并没有睡,女性刚刚经过多重高潮之后身体正处于高度亢奋的状态其实根本睡不着的。

  毕竟还只是个初经人事的少女,她在刚刚和刘辉做过了那羞于啓齿的事情之后不知道该和刘辉说些什么也就索性装睡了。

  刘辉也只是个刚刚破处的前处男而已,虽然看片学了不少的姿势骚话,但对于这些还并不清楚。

  他以爲小荷是真的睡着了,开始在心里盘算起一些坏心思。

  他的手揉弄搓捏着小荷那小巧精致无比粉嫩的乳头玩得不亦乐乎。

  正在装睡的小荷却是被他弄得浑身难受,乳头上传来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连带着下体那种空虚感一起传到了脑中。

  正在这时候,原本侧躺着的她却被刘辉轻轻的翻过了身,也不知道他在用什么东西在自己的香唇上来回的挺动摩擦着。

  刘辉自然正是扶着自己的鸡巴在小荷那精巧的小嘴上摩擦着。

  小荷保守的性格他自然是清楚的,如果是小荷醒着的时候他可不敢说出让小鹿帮自己口交的要求。

  但是如果睡着了么……

  多少次了,看着小荷的樱唇刘辉想入非非。

  那样一张小嘴如果含着自己的鸡巴该是怎样一种美景啊。

  今天刘辉终于得到了一个近乎于实现梦想的机会。

  他用自己的鸡巴头子来回的在小荷的嘴上摩擦着,有时候不小心还会刮到小鹿那翘挺的小鼻子。

  小荷再也忍不住了,她想要看看清楚刘辉到底在搞什么。

  她睁开了眼睛,可眼前的一幕却是让她大惊失色。

  「啊。」

  刚刚喊出了一声啊,刘辉一个激灵把正在小荷嘴边摩擦的鸡巴整根插进了小鹿因爲惊讶而张开的嘴里。

  太他妈爽了!

  喉咙和牙齿与鸡巴接触时所传来的触感与插进嫩穴里的感觉有着不小的区别,但舒爽的感觉却是分毫不差。

  再加上骑跨在小荷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鸡巴插在一个小美人的嘴里的那种视觉冲击让刘辉险些射了出来。

  小荷挣扎着想要推开刘辉,可刘辉此时正爽着哪肯就这样离开。

  他按住小荷的两只手,开始挺动自己的下身,缓缓地操着小荷的小嘴!

  小嘴和嫩穴毕竟不同,刘辉并不敢过于勐烈,可即使是这样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小荷的嘴里一进一出的还是让刘辉倍感舒爽。

  唔……唔……嗯……

  小荷的嘴里含煳不清的呜咽着。

  可因爲被刘辉那粗大的鸡巴把整张嘴巴都填满了,所以也听不出是在表达不满还是怎样。

  又操了几十下,刘辉感觉越来越舒服,鬼使神差的挺起身把整根鸡巴深深的插进了小荷的喉咙里,他茂密的阴毛盖住了小荷的鼻子使得小荷有些喘不上气来。

  刘辉感受着深喉所带来的强烈刺激,双手搂着小荷的脑袋好让自己再插得更深一些。

  小荷却是再也承受不了了,她死命的拍打着刘辉的身体。

  刘辉这才回过神来,赶忙从小荷的嘴里拔出了自己的鸡巴,却仍是有些恋恋不舍。

  小荷大口地喘着粗气,眼泪和口水鼻涕沾了满脸。

  刘辉赶忙掏出纸巾替小荷擦拭着,却被生气的小荷一把推开自己做到了牀边。

  「他居然……居然把那个脏东西塞进了我的嘴里,这个混蛋!」小荷咽了口气,用手轻轻的抚着自己的喉咙。

  她虽然很生气,可一回想起刚刚刘辉把那东西插进自己嘴里带来的那种窒息感却偏偏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奇异感觉。

  而在窒息后恢复畅快唿吸的那种美妙感觉则更加的美妙了。

  刘辉讪讪的不敢说话,只是不住的用手轻抚着小荷的后背。

  过了一会,小荷的气渐渐的消了,她转回过身盯着刘辉。

  刘辉被她看得头皮发麻,不知道小荷会不会因爲生气而立马跟自己分手却听小荷问道:「做那事,就那么舒服么?」

  刘辉被问得一愣,但赶忙回答道:「岂止是舒服啊,简直就是上天了啊。你都不知道你的小嘴有多美妙。」

  「切,油嘴滑舌的,鬼才信你。」

  小荷嘴上责骂着,可是心里听到刘辉的夸奖还是很高兴的。

  「你想要那……那个……干嘛不跟我说啊,爲什么趁我睡着偷偷摸摸的。」「我这不是怕你不答应么,我本来也就是想蹭蹭而已,可谁能想到那么舒服啊。」

  小荷听了他的解释刚想反驳,但仔细一想刘辉说的倒也有点道理。如果不是这样,她恐怕一辈子也不会答应帮刘辉口交的。

  小荷又仔细的思考了一会说道:「你要是以后想让我帮你……帮你口的话,你就告诉我,我不会不答应的。但是,必须是我来,你没轻没重的差点弄的我喘不过气了。」

  刘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无比清纯的小荷居然答应了要主动帮自己口交?

  小荷看着刘辉那不敢置信的神情扑哧一笑,伸手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就爬向了刘辉的胯间。

  刘辉的子孙根因爲刚刚小荷的气愤而被吓得半软了,可即便是这样个头依然不小。

  小荷此时捧着这个坏家伙正在仔细的打量,感叹这个又黑又粗的丑陋家伙居然可以把自己一会送上天堂一会又带进地狱。

  她伸出小小的香舌舔了一下刘辉的鸡巴,发现与自己所想象的不同并没有什么味道只是有点咸咸的而已。

  刘辉看着胯下的美人伺候着自己爲自己口交却是和他自己操小荷的嘴有着不一样的美妙。

  小荷开始尝试着把鸡巴含进自己的嘴里,可她毕竟是第一次根本谈不上任何的技巧。

  牙齿刮的刘辉的龟头生疼齿感十足,刘辉呲牙咧嘴的却又不好说什么。

  小荷自然也注意到了刘辉的样子,将刘辉的鸡巴吐了出来又试了一次,这一次动作小心了许多倒是没有再弄疼刘辉。

  她开始在和刘辉的交流当中慢慢的学习着口交的技巧。

  聪明的人不管做什么都特别的快,小荷很快的就掌握了其中的诀窍。

  她的香舌舔弄着刘辉的马眼绕着他的龟头来回打转,还时不时的从鸡巴根一直舔到冠状沟再绕上两圈,偶尔还来上几下即爲短暂的深喉把个刘辉爽得如坠云中。

  小荷看着刘辉享受的样子,自己也感到无比的高兴自豪。

  刘辉此时却是再也忍不住了,这样什么都不能干的感觉就像是有几百只猫爪在自己的心上挠一样。

  他一把推倒了小荷,扶着自己的鸡巴就狠狠的插进了小荷的嫩穴里。

  「啊,好深啊!你干嘛呀,不是要让我给你口么。」「不行了,太爽了,舔得我的鸡巴都快恨不得要跳到你嘴里了。我受不了了,我要操你!」

  一边说着,刘辉一边发起狠来操弄着小荷的嫩穴。

  勐烈的冲刺让小荷浪叫连连。

  「啊……啊……好深啊,不行了太深了,你鸡巴插得太深了!」「深还不好么,宝贝怎么样我操的你爽不爽?」「哦,爽,好爽,太爽了。继续操,操我吧,我就是你的!」刘辉受了鼓励操弄得更加卖力了,直把小荷操弄得白浆四溅,身体的交合间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鸡巴卖力苦干,嘴上也不闲着。

  他的舌头挑弄着小荷粉嫩的小乳头,一双大手把两个奶子揉弄的变了形,一会搓扁一会又抓起来。

  小荷被他吸的舒爽不已,抱着刘辉的头把他埋进了自己的双乳之中。

  「宝贝你的奶子实在是太棒了,又软又圆。」

  「哦,喜欢么,都是你的,喜欢你就把她们都吃掉吧。」小荷嘴里面浪叫不已,刘辉一听这话五指狠狠的掐住了她的奶球子,长大了嘴巴要把整个奶子都含进嘴里。

  吸弄了好一会,刘辉还觉得不过瘾,爬起身抓起小荷两个纤细的脚腕开始狠命的操弄她。

  一边拼命的操着,一边把小荷那白嫩的小脚丫凑到自己的嘴边开始舔弄。

  「啊……!不要……不要啊……脏……」

  小荷嘴里虽然喊着不要,可是这羞耻的感觉却让她越发的兴奋了,原本就紧致的嫩穴阵阵的收缩着。

  刘辉被她收缩的阴道夹的爽得快要上天了,更加不肯放开小荷那像白瓷一样精致的小脚丫。

  就这样又操弄了上百下,刘辉终于把持不住伴随着小荷的浪叫声射了出来。

  虽然射了,可他的鸡巴却还是邦硬的。

  又把小荷翻了过来开始用老汉推车的姿势从后面开始操弄小荷的嫩穴。

  这个姿势却是更加的深入了,刚刚插进去小荷就是浑身一阵颤抖。

  刘辉正在兴头上,这个姿势也更好发力,开始疯狂的挺动下体向小荷的嫩穴发起冲击。

  每一下都查到了最深处,伴随着啪啪的响声不断的在房间内回响。

  「啊,我不行了,老公放过我吧。插得太深了,要被操死了。」小荷的话声里都带上了点哭腔不住的求饶着。

  「就是要操死你,操烂你的嫩穴,你的嫩逼这么爽让我怎么停啊。」「啊……啊……啊……好爽啊,太爽了啊。操我吧,操死我吧,把我的小穴操烂吧。不要停,继续用力操,使劲往里捣,我要你今天操死我。」一边说着,小荷的手一边在刘辉的大腿上拍打着以示鼓励。

  刘辉一听这话操的更加卖力了,鸡巴抽插的幅度更大了,速度也更快了,小鹿的浪叫声甚至都盖过了肉体交合时发出的啪啪声。

  「操,真他妈爽。想让我操死你?好,我满足你的愿望,今天就好好操操你,操死你!插烂你的嫩逼小浪穴。操死你!操死你!哦……不行了夹的太紧了,快要射了……」

  「哦,好老公,操我,操我吧,操死我,都射出来,射给我,把你的精液统统给我。」

  「干,这么想要精液是么,早怎么没看出来你倒是很有当一个小淫娃的潜质啊。」

  「哦……哦……哦……对,我就是想要精液,我就是你的小淫娃,我只是你的小淫娃,你想对我怎么样都可以。」

  「啊……小荷,太爽了,我真的要来了,想让我射在哪?」「哦……我也来了,好爽啊。我的小逼被你操的快要爽死了。我要精液,射给我,射在我的脸上。」

  刘辉再也忍不住了,在即将射精的当口从小荷那吸紧的嫩穴中拔出了自己的鸡巴,发出了波的一声。

  他站起身套弄着自己的鸡巴凑到小荷的面前,小荷此时也爬了起来跪在牀上刘辉的跟前。

  她伸出手帮着刘辉一起撸动他的巨根,同时闭上双眼等待着刘辉把精液射到她的脸上。

  又撸动了几十下,刘辉终于忍不住把精液射在了小荷的脸上。

  但由于喷射的太过勐烈有的射到了小荷的头发上,有的则射进了她紧闭着的眼睛缝里。

  小荷的整张脸都被精液铺满了,脸颊上、发梢上、眼睛上,甚至鼻孔里都被精液所占据了。

  整整一夜,刘辉都没有放过才是初夜的小荷,操了整整一晚上直到朝阳升起。

  小荷的嫩穴都被操肿了,连碰上一下都是刺痛无比,刘辉这才作罢。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大学刚开始男朋友就进了女生宿舍
评论加载中..